bearmouse

魔法少女出击!!
“用狂热的光照耀你失落的心!”
“用洁净的光照耀你污秽的心!”
“用天使的光照耀你黑暗的心!”
“我们就是爱与正义的使者,魔法少女!”

肥宅快乐面

新的反派
Newt兄弟
逃离冥府的双胞胎兄弟。这对双胞胎尚未出世就死在了母腹之中,是连出生都不被允许的亡婴,因为不甘于接受命运的玩弄而逃离冥界附身到人偶身上。两人都非常关爱彼此,如果去除“他们是无恶不作的坏家伙”这件事的话,他们绝对是可以给世界上所有兄弟树立榜样的模范兄弟。
Francies·Newt
Newt兄弟中的哥哥,有着热血直率的性格,对弟弟非常保护,总是喜欢尝试不同的作战计划。他的右臂可以化作电锯,对应了苏美尔女战神扎巴巴手中用于割碎肉体的锯子。
Antonio·Newt
Newt兄弟中的弟弟,有着沉着冷静的性格,想要去保护哥哥,经常会给哥哥策划许多作战方针。他的武器是一把巨镰,对应了苏美尔女战神扎巴巴手中用于斩断灵魂的镰刀。

魔法少女凯瑟琳(4)


一如既往地打开家门,但是看到的却是Catherine·Landell思念已久的面孔。柔美的金色长发和褐色的眼眸,以及那比任何人都要温柔的笑容,使得Catherine忍不住冲上去不管她。
“妈妈!”
那个美丽的女人是Catherine的母亲Anna·Landell。她走过来拥抱已经和她一样高的女儿。“Catherine,欢迎回来。”在拥抱的过程中,Catherine百感交集,她都快忘记自己已经有多久没能北这样抱在怀里了,她尝试着去嗅母亲身上阳光的味道和花香——这是Catherine年幼时和母亲一起躺在刚刚晒过的被子上睡觉,以及在花园里追逐打闹的证明,母亲的拥抱让她的鼻子感到有些酸涩,如果可以的话,她多么想一直就这样下去!与此同时也感觉到母亲的身体十分的冰冷,无论心中所憧憬的画面是多么美好,目前都已经不在人世了。
“妈妈,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为什么你还在这里?”
母亲笑了一下,用冰冷的手抚摸着Catherine 的脸颊。
“是啊,我已经死了。但是为什么我会在你眼前出现呢?”只是一句话的功夫,母亲的眼神变得不再和蔼,她褐色的眼瞳变成了和Catherine一样的蓝色,头发逐渐变短,她的目光中是被蓝色烈焰燃烧着的修罗场。这些现象都在告诉Catherine——眼前的不是母亲,而是她自己,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无法相信。
“你不是我妈妈,你到底是谁?”
“哈?这个问题的答案已经摆在你眼前了哟~如你所见,我就是你,可是在某种意义上你并不是我。怎么样?吓了一跳吧?看到自己的母亲变成自己的模样只要是正常人都会感到害怕。不过...Catherine·Landell,你应该连‘人’都算不上吧?”
自己怎么可能不是人?自己的身体构造,还有思维模式,这都符合人的特征,自己是彻头彻尾的人。
“果然,还是不相信啊,恕我直言,你就不要再欺骗自己了,你觉得有哪一个人类在出生的时候皮肤是蓝色的呢?你只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火焰恶魔而已,看着你这几年来一只对自己使下‘我是人类’的欺诈暗示,甚至有意的去遗忘自己的身份,着实可悲!”
“不!我绝不是......”
对方歪着脑袋露出了相当诡异的表情,口中呼出一口如铁一般的冷气,她凑近Catherine的耳朵说:
“死心吧,你是永远无法成为人类的。”
眼前的一切开始扭曲,最终卷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——“呜、呼...呼......”猛地睁开眼睛,不停地喘着气。
“原、原来是梦......”Catherine擦拭着额头上的汗,环顾了周围的环境,自己现在似乎是在一个医务室里,不得不说急救人员来得可真及时,只不过这间医务室更像是某个学校的医务室。虽然获救了,可是自己的左腿大概已经残废了吧......令人意外的是,Catherine感觉到自己的左脚还有直觉,她立刻掀开褥子,看见了被缠着止血绷带的左小腿。
骗人的吧?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。之前她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左小腿被巨大的水泥块砸烂,皮和肌肉被撕碎的煎熬以及骨头断裂的痛感强烈地刺激着大脑,可是现在她的左小腿还在。凭借着那份新鲜的痛苦回忆,Catherine绝不相信自己的腿被水泥块压住的场景也是梦,但是受到了那样的重伤,理应不会愈合得那么快,种种问题让Catherine 的思维陷入了混乱,直到有人打开了医务室的门。
“嘿!Catherine,你醒了!”
“Bancey...为什么又是你?!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看到你突然间出现了!”
“什么?今天...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”Bancey大笑着,“你知道吗?现在已经不是你所说的‘今天’了,你已经昏迷了整整三天三夜了!”
“三天三夜?嘛...很正常的事情。但是我想问个问题。”
“说吧。”
“是谁把我的腿治好的?”
Bancey沉默了一会,回予了Catherine一个坏笑。“也许你可能会不相信,但是我必须告诉你,其实是你自己治好了你的腿。”
“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?”
Bancey的话听上去毫无真实性。
“我没有开玩笑,这是真的!当时我因为不敌土之王,所以索性就撤退了,顺便找到了你。那个时候你已经昏过去了,而你的左小腿也被砸烂,让我感到惊讶的是,你的伤口开始流出蓝色的血。我本来以为必须帮你截肢,但是在我和我的朋友Jacob把你送过来的时候,你的伤口开始自己愈合,先是骨头复原,然后你的肌肉长了出来,像是在编织一样复原,最后你新生的皮肤也一点点覆盖上去......至于你腿上的绷带,因为Jacob担心你的自愈功能失效,所以在你的腿上做了一些防范工作。”
“等等,你说我流了蓝色的血?”
“是的,直到你的伤口全部愈合为止,你的血都是蓝色的。我还拍了几张照片。”
Bancey把她的手机递给Catherine,里面有几张照片,拍的都是Catherine的伤口,流的的确是蓝血,照片上的蓝色像是利剑一样刺入心中,再想想自己小的时候是蓝色皮肤,这一切似乎都可以联通起来了。梦中的“另一个自己”说得没错,自己不是人类,有哪个人类需要通过吃药来保持人形?又有哪个人类会流出蓝色的血液?这十几年以来,Catherine都在欺骗自己,这只是因为她不想成为怪物,可是这对于她没有任何的帮助,即使她不把自己当成怪物,周围的人也依旧把她当作怪物对待,更何况自己现在又被另一个会被当成怪物的人所救。
自己不是人类,这个事实现在就像刻在铁板上的字一样呈现在Catherine眼前。
“Catherine,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件事,但是......”
“我必须接受现实,对吗?”
“是啊。”Bancey用手拂去Catherine眼角边的眼泪,通过紧贴着的皮肤,她能感受到Bancey的手有多么冰冷,这是一具冰冷的尸体,但是却让她的内心得到了空前的温暖,现在Catherine开始觉得Bancey是应该一个温柔的好人。“不过你应该感到庆幸,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怪物并不只有你一个。”
Bancey把Catherine从床上拉起来,“试着走一下。”左脚触碰到地面时,凉飕飕的感觉透过脚上的神经传送到大脑,非常清晰;接着把右脚置于地面,“嗯哼,感觉如何?”“现在还不错。”被慢慢扶起以后,并没有发现站立有所困难,Catherine有些紧张,但还是向前迈开了一步,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感觉,就和往常一样,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这为她增添了信心,大步地向前走去。
“你看吧,你已经没事了,你的自愈能力真是太神奇了!”
“是的,它很神奇。可是这是我头一次发现自己有这么强大的能力,它以前从未出现。”
“嗯...也许是因为随着年龄增长,能力会一点点显露出来,说不定你的火焰能力也是如此。”
“但也不能排除只有在极端情况下能力才会出现的可能性,我的火焰出现可能是因为我的极度愤怒,而自愈则是在我受了足以让我残废的重伤后出现的。”
“好吧...那就实验一下,用刀把手指切下来,如果手指长了出来,那就说明我的论点是对的。”Bancey双手叉腰,自信地说道。
“不,切手指就算了......”
Catherine实在不敢冒这种风险。
“Bancey,不要把活死人的那一套强加到别人身上。”从某处突然传来了男性的声音,虽然话中带有责备的意味,但是声音却异常的温柔。声音的来源是挂在医务室右上角的电视机,屏幕里则是一张苍白、狰狞的小丑的面容。那么美好的声音却是屏幕里这个长相可怕的人发出的,这让Catherine有些惊讶,不过她相信在这背后一定是一个英俊温和的男子。
“忘了介绍一下,这是Jacob。别看他长成这样,其实他非常可靠。”
“嗯... Bancey,你见过...他的真容吗?”Catherine抱着一丝希望问道。
“这就是他的真实的样子,你不会以为屏幕上的是他的虚拟形象吧?”Bancey的话毫不留情地打碎了Catherine的幻想,“等等,你为什么要摆出这么失落的表情啊......”
“没事的,没事的......我根本不应该抱有那种妄想......”Catherine尽力安抚着自己受创伤的心灵,而Bancey似乎并未明白Catherine的心思。
“呐,Jacob,既然她已经痊愈并接受了现实,那么也差不多给她介绍一下同伴了吧?”
“无妨。不过你要问问这个金发姑娘的意见。”
“等一下,你说的同伴不会是寒冬战士和笑面忍者吧?!”
“没错,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们也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你了。”
“可是,我还没做好准备......”
“不做准备也没关系,现在就去见见她们吧。”
Bancey拉住Catherine的手肘冲出医务室,Jacob则在一旁叹气,“都说了要先听别人的意见。”
......
“嘿!Bancey,那个女孩康复了?”说话的人是一个带着口罩的少女,她的粉色头发被两个白色蝴蝶结扎成了双马尾,而她身上穿的是以前和Catherine就读的学校一起参加过郊游的学校的校服。她旁边坐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岁左右的绿发女孩,但是她的存在却让Catherine大为吃惊,“你是Katyusha·Shellcaiychi,Shellcaiychi科技公司的老板!”
“噢,没错,是我。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的能力,我的特殊能力是控制冰,因此得到了‘寒冬战士’这个称号。”Katyusha点头笑着。
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那个大公司的老板,那个年仅十九岁就能独当一面的天才,就像是在做梦一样。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居然是一个魔法少女。
Katyusha转头拍打着双马尾女孩的背部,笑着说,你可以把口罩摘下了。
“不过她可能会被吓到。”她似乎不想把口罩摘下来。
“得了吧!”Bancey说,“她连我都能够适应,你就放心吧,Jane。”不,其实我还没完全适应你的长相,Catherine想要这么说,但是她不想再让Bancey难过了。
Jane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口罩从脸上揭下来,在口罩的背后,隐藏的是两道分别位于她的两个嘴角边的巨大疤痕,由于疤痕末端上扬,看上去就像一个诡异的笑脸,所以人们才叫她笑面忍者吧。
“我的名字是Jane·Charis,是笑面忍者。对不起...如果我的长相让你感到不舒服,请你原谅我。”对方用相当有礼貌的口吻说道,看来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孩子,而且看她的样子似乎也属于那种乖巧可爱的类型。
“不,你并没有让我感到不适。”Catherine回复她。
Jane突然笑了一下,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她说,的确,比起Bancey她的长相真的没什么可怕的。然后又是一阵哈哈大笑。Bancey也跟着她哈哈大笑,说着“你这个混蛋”之类的话。好吧,看来Jane的性格和自己想象中的似乎不太一样。
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来这个魔法少女团队气氛非常的融洽。
“那么我再来做个自我介绍,我是Bancey·Franx,外号是报丧女妖,同时我也是这个团队的队长。虽然我知道这一切来得太突然,但是我还是代表魔法少女们邀请你加入我们。”
Bancey向Catherine伸出了手。
“我很感谢你们,但是...我现在还是不打算成为魔法少女......”
“哎?为什么啊?!”Jane几乎要跳起来,“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听Bancey说过了,你的条件完全可以加入我们!”
“你们救了我,我也具备条件和资质,但是我不能仅凭这个而加入你们。但是...”Catherine的声音渐渐变小,“如果是暂时帮助你们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......”
这时Catherine感觉自己被紧紧地抱住,“Bancey!别这样,放开我......”
“噢!我就知道你会帮我们的!你、你实在是...太讨人喜欢了!你是个好姑娘。”
“不!你听我解释,其实我只是不想欠你的人情。”目光,逐渐难以与她们对上,大概是因为莫名其妙地产生了“不想再和她们扯上关系”的心情。
Katyusha轻轻抚摸了一下Catherine的手臂,说:“你没有必要勉强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情。”
然后又转过去向Bancey说教,“你不应该强人所难。”
“可是她说了会帮忙的呀。”
“喂喂...你就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其实不愿意的吗?”Katyusha双手叉着腰责备着Bancey,“你什么时候能够懂得察言观色啊,善、解、人、意、的、队、长!”
“不要这样啊,要给Catherine留一个好印象才行,一上来就冲突的话实在是......”Bancey被Katyusha逼得向后退了几步。
“我们留给她的印象已经够差了不是吗?为什么你就不能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,Catherine只是不想欠你的人情,可是你却硬是要把她拉进来,这正是你的自我意识过剩的表现。”
“你没有资格用这方面的问题批判我......你这家伙也没怎么为别人考虑过吧?而且你也不是一直用商业的角度来看待战斗的吗?这和你口中的我有什么区别。”
“这和你是不一样的,我这叫富有规划性!”
“只会一个劲美化自己的错误,如果不是因为你所谓的富有规划性,我们也不会失败那么多次!”
眼看两个人已经吵起来,而作为导火索的Catherine却不知道怎么平息两人之间的口角。愧疚的心情喷涌而出,她几经想要阻止她们,但是却又欲言而止。
“好了!”Jane站了起来,“我们是一个团队,要不要加入是Catherine的自由,我们应该尊重她的选择,比起吵架,还不如带她参观一下这儿,这里的工作环境那么棒,说不定她会因此心动然后加入我们!伙计们,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。”话音刚落,两人便停息了下来,但是表情还是有所不满。Jane凑近Catherine的耳朵说:“别在意,她们经常这样。”
呃...看来魔法少女之间也并不是“大家一条心”的样子,不过Jane能够让她们停下来实在太好了。
“咳咳,那么我们就由抽签的形式来选择带她参观的人吧。”说罢,Jane就从医务室旁边的房间里拿来三个签,其中一个上面被涂了红色颜料。在搓混以后进行抽签。
“将将~负责带领新人的是——Bancey!”
为什么又是她......Catherine又把口中的唾液咽了下去,她并不是讨厌Bancey,但是她们之间似乎有种孽缘,总是会像磁铁一样把她们俩吸到一块。
“那么我们走吧Catherine,这个地方总会有什么东西吸引你的。”Bancey的脸上又挂上了形容,“走着瞧吧Katyusha,我会让她加入的。”
当然,迎来的也只是Katyusha的砸舌。
“嗯。”
......

后街女孩实在太好看了,音乐和故事都很不错

奈落的天使(不知为何这张简画得很像圆神orz)